4/7凌晨小小熊住院了。這是一段關於倔強小女孩與無奈的父母的小故事…..
沒有流鼻水、沒有咳嗽,4/5半夜裡突然發燒,隔天早上帶去耳鼻喉科檢查,醫生用聽診器檢查胸腔時露出凝重的表情,站在一旁的媽咪心跳瞬間陡大一拍,很害怕聽到不好的診斷說明。「胸腔有咻~咻~聲,接下來應該會很不舒服,有氣喘的傾向。先吃支氣管擴張劑,如果變得嚴重要趕快回來再檢查」醫生下了這種結語。

當天半夜,發燒39.5度。睡在女兒身邊擔心得不敢闔眼,就怕突然惡化。隔天急忙請了假帶小小熊去馬偕,醫生照了X光後說是支氣管性肺炎已達住院標準。媽咪心裡很驚訝:怎麼會是這樣?也沒有任何感冒徵狀啊!由於沒有病床,也捨不得小小熊在急診室等病床反而接觸更多致病源,媽咪決定居家照護。


但是,小小熊這次卻反常地不肯配合吃藥。完全不若平常總是很容易被拐騙的小孩,這是出娘胎以來未曾發生過的現象。


偏偏醫生開的藥好幾種,又是粉劑又是液劑。老公只好也急忙請了假回家,兩個大人對著女兒說好說歹,這個三歲小孩就是拒絕吃藥。向她解釋不吃藥的嚴重性,聽得懂,但是不吃藥;用葡萄乾當引誘一口藥一口葡萄乾,也宣告無效;用強灌的,就吐出來;媽咪急得假裝生氣連打了屁屁好幾下,哭哭的小孩還是不肯吃藥;把拔真的生氣了,大聲罵了女兒,小小熊哭得很大聲,但還是不吃藥。無計可施的父母,只好跟小小熊說:「妳如果不吃藥我們就只能去住院,就不能睡在家裡舒服的床上了,還要打針,護士阿姨還是會讓妳吃藥,妳想住院嗎?」本來也不想住院的小小熊,在經過親子間這幾個小時的對峙後似乎也累了,寧願住院,也不肯在家吃藥。又心疼又氣的父母,只好連夜掛急診。到急診室報到候診的時間裡,小小熊居然還是天真地爬上爬下,或許,父母就是小孩最安心的靠山。醫生看完早上的就診紀錄決定馬上幫小小熊打點滴,當針插進小小熊的手背時,哭聲當然是不會少,那一刻,小小熊不曉得是否終於了解爸媽先前說的不是嚇唬的話?接下來,當我們在等病床時,掛著點滴的小小熊也累了,趴在媽咪的胸前沉沉地睡著了。這時的把拔也無法休息,得回家張羅住院用品。


接下來的五天就是四個大人:阿公、阿媽、爸爸、媽媽的排班表了。


被兒子從台北召喚南下的公公婆婆從星期二白天開始照護這個小病人,傍晚交棒給趕下班的小小熊媽咪,深夜把拔來接棒。星期五,阿公阿媽有事南下台南,由媽咪請假整天陪伴寶貝女兒。由於沒有額外人力,午餐時間小舅舅也從竹東被召喚帶來午餐,還被自己的姊姊凹:陪小病人唸故事書玩遊戲。把拔也很慘,小小熊幾天沒回家睡覺,把拔也是幾天沒沾上自家的床。
 
直到星期六早上,不再反覆發燒了,我們全家終於可以出院,回到舒適的家裡回歸正常生活了。
 
那麼這段住院期間,小病人狀況如何呢?護士阿姨裝兇是小孩吃藥的利器。白天阿公阿媽拍痰是不可能被小病人接受的舉動,只能應小病人的要求每隔一段時間坐在可以掛點滴瓶的兒童推車上逛逛走廊。晚上醫生來二次巡診時說:「只有媽咪有辦法讓小病人乖乖。白天阿公阿媽似乎被小孩吃定了。」

媽咪陪伴的時間裡說故事玩遊戲當然也不能少,拍痰要看這小孩心情,而蒸氣吸入擴張劑則還要想辦法讓她可以同時看繪本或玩遊戲轉移注意力才得以順利進行。



除了反覆發燒外,這小孩的精力依然旺盛。

9樓高的單人病房裡,掛著點滴的小孩,活動範圍有限,其實是很無聊的。

帶去的故事書唸了好幾遍,HABA局戲與鐵盒遊戲也玩很多,還要怎麼打發時間呢?


爬上窗台看看光復路上的車水馬龍、遠方的十八尖山、清大的操場燈光。還好,有這個樓高和這扇大窗。


這五天的住院時光,把四個大人累得人仰馬翻,尤其是白天還得上班的爸媽。但小小熊卻和平日沒啥兩樣。


小小的腦袋裡怎麼會蘊藏著這麼頑強的意志力?一滴藥也不沾寧願選擇住院?現在想想覺得莞爾,但是當時的父母卻像熱鍋上的螞蟻。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 Audrey's Home

RichardAud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