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熊的姑姑的小叔要結婚了,需要花童兩名。環顧整個相關連的家族裡,適齡的男童眼下就有姑姑家的玄玄、廷廷這兩隻,而小小熊因為是唯一的小女孩,自然是早早在半年前就被預約了。長達半年的預告期對我們一家三口的生活常軌並沒有任何的影響,忙著約談室內設計、忙著挑家具、忙著打包行李、忙著搬家前置作業、當然還有忙著帶小小熊四處玩耍。在搬家前夕,當花童的日子來臨了,不湊巧的是:小小熊生病了!就在我風塵僕僕從大陸出差趕回家的那晚

星期四開始拉肚子、星期五情況不見好轉、星期六凌晨更是在沖沖小屁屁和睡眠中斷斷續續奮鬥著,眼見著被醫生宣告要禁食一陣子的女兒不斷拉肚子,半夜裡就超過五次連血絲都出現了。躺在旁邊望著睡得不甚安穩的臉龐,既心疼又擔心的半夜裡,還是忍不住掉下眼淚。這種心情,果然是當了媽媽才能體會「蓮兒(憐兒)心中苦」。

連ㄋㄟㄋㄟ都不能喝的小女孩,真的要抱病上場嗎?小小熊爹擺出一付無奈表情的答案是:都已經答應人家的又能怎麼辦呢?
 
值得慶幸的是小小熊除了一直拉肚子並且影響睡眠外,活動力無異於平常。所以,上午趕去診所再請醫生檢查一下,下午出門帶去巷口的美容院整理髮型,熬不住前一個晚上拉肚子而幾乎沒睡的小女孩坐在美容院架高的小椅子上終於睡著了。只好由媽媽抱著完成理髮工程

這就是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換來的髮式,身為父母的我們都不喜歡,因為它將小女孩的天真可愛模樣變不見啦!本來是要加分的頭髮,變成了大大扣分。
 
走在隊伍最前端,相差四歲的玄玄小表哥牽著小小熊表妹,兩個人各自空出的那隻手則是要挽著飯店準備的小提籃並且抱著小熊玩偶,帶著新郎新娘開始進場了。對這兩個小孩來說都是第一次的花童秀,身為父母的我們猛拍照,深怕遺漏任何珍貴的鏡頭,小主角們卻是渾然不覺要盡好襯托新人的本分,在全然陌生的燈光全暗場合裡,臉上暫時沒有笑容。不過兩個牽著手盛裝出席的天真小小孩,還是讓席間的大人們覺得可愛而露出笑意。
 

由於被禁食的緣故,整個筵席中小小熊雖然分配到一個兒童高腳椅而且搭配了兒童餐具,卻半滴果汁也不准沾唇,桌上珍餚也是看得到吃不著,好動的她在肚子餓的狀況下只好無聊地在椅子上上下下不安分地移動身體,身上的禮服對她來說完全沒有約束力與顧忌…..

裙擺因此皺巴巴有關係嗎?禮服內媽媽幫我穿上保暖用的棉褲褲管露出來了有關係嗎?我還是小寶寶,我根本沒概念喔。

只有一片白土司可吃



玩著把拔利用身高優勢替她取得的氣球,露出非常開心的笑臉大概是小小熊整晚最開心的時刻了。
 
這就是小小童的小花童初體驗。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 Audrey's Home

RichardAud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