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經發燒篩檢處時心裡暗暗期望順利過關,然而監視器上突然出現的紅紅區塊讓我被攔下了,耳溫是38.7度,馬上被頒發口罩一枚立即戴上,還要按要求提供身分資料,還有還有,要填一堆你出國前以及在海外有沒有接觸過禽鳥之類的問卷。同班機的乘客陸陸續續地排隊拿護照讓海關蓋章了,已經想馬上躲到溫暖棉被的歐巴桑卻還要站著拿筆和一堆表格奮戰。唉!這一天回家的路怎麼這麼漫長?
別人四天我三天的緊湊濃縮出差行程,為的就是捨不得多跟女兒分開一天。央求客戶來飯店早餐會議後匆匆趕往浦東機場,因為路上沒塞車,還想辦法跟櫃檯交涉將接下來的班機通通提前一小時,然而,心中的竊喜一直到候機室發現登機時間是個問號時,像短暫的朝露般消失了。這一切,都拜剛從台灣過境的哈格比颱風造訪香港所賜。所有飛港的航班,時刻大亂。
 
首先在空調像是不用錢的寒冷上海候機室蜷著發冷的身體等了3小時才得以登機,登機後在悶熱無空調的飛機座位上又枯坐了3小時才起飛,這個時點按照原本的行程,都該是降落終點桃園機場的時間了。等待過程中不確定的感覺讓原本想念女兒的情緒更濃厚了,怎麼應該是一個再簡單也不過的上海飛香港然後香港轉台灣的兩段航程,通通變成了未知數?原來晚上就可以將女兒摟個滿懷親親小臉蛋的期盼,今晚還能實現嗎?就在前一排座椅上,六個大陸人: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和小小熊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和一個應該是外婆的老太太,也是同樣遭受班機延誤之苦的旅客。小男孩哭著鬧著,五個大人輪流想辦法哄他:一會兒是媽媽輕聲細語撫慰著兒子、接下來是阿公報在膝上逗著、再不然就是爸爸牽著在狹窄悶熱的走道上逛一下……終於小老爺累得睡著了,大家都很悶熱的機艙裡,媽媽和奶奶還是,努力地拿扇著紙張為寶貝招來一點涼意就怕熟睡中的他熱著了。這幾個家長的心意我是能體會的,因為我也是一個孩子的媽。看著看著,鼻頭忍不住酸,想著小小熊,好想馬上緊緊抱著女兒不放。
 
將近半夜12點好不容易拖著疲憊而又發燒的身心踏進家門時,老公告訴我:「小小熊今天發燒了,鬧了一陣子剛剛才睡著。」終於洗去一身灰塵可以好好躺在寶寶身旁時,擔心地摸摸熟睡中微微發熱的小額頭,也只能小小聲地說著:「小小熊不要生病喔,要健健康康的!」
 
老公啊,妳女兒發燒應該是被你傳染感冒吧?妳老婆剛剛被發燒篩檢處攔下,啟程出差前你應該也有很大的貢獻哩。總之,怎麼一家三口都生病了?這個病毒會不會太厲害了點啊!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 Audrey's Home

RichardAud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