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去日本出差,有兩個晚上不在家。打電話回家抱平安時問老公:「小小熊有沒有發現馬麻不見了?有沒有想我啊?」老公說半夜小小熊從自己的小床上醒來唉唉叫,把她抱到我們的床上後她會挨到我的位置上喊著:「媽媽,媽媽」要安撫一會兒她才肯再入睡。我有點半信半疑,覺得老公在幫小小熊打形象廣告,而且順便製造自己很可憐獨自顧小孩的氣氛。





返家當天晚上小小熊居然真的在半夜醒來,老公把她抱起來後她馬上就撲到我身邊,媽媽媽媽地叫著討抱抱,老公以一副真相大白的口吻下註解:「妳看,我沒騙妳吧。」為了測試這是否只是偶發的現象,我把女兒挪到老公身邊說:「把拔抱抱」嘿!本來已經安靜下來的她又哭著轉身過來靠到我身邊叫著媽媽。為了彌補兩個晚上沒有抱抱我很感動地摟著她。母女貼心的結果是:我和老公兩個人因為下半夜怕壓到她而下意識盡量閃邊睡,早上醒來,兩個腰酸背痛的中年人換來寶寶一夜香甜好眠。





可能是越大越『精』,接下來每個晚上都要上演這麼一齣撒嬌橋段,每個半夜照例是爸爸從小床上抱起哭鬧中的小娃,然後媽媽貢獻臂彎讓小小熊依靠。如果我們沒馬上睡著就會試著在她平靜睡著後讓她爹把她移動回小床,這樣我們才能毫無顧忌地隨便翻身變換姿勢呼呼大睡。不過這半個月下來我們發現成功機率只有50%!睡夢中的她居然可以敏感地察覺床的軟硬度變化,下一刻馬上又站起來靠著小床欄杆在黑暗中哭泣。唉!為了給女兒足夠的安全感,我們通常還是心軟地把她抱到我們中間讓她賴在身邊睡。等到我們再次睜開雙眼,天又已經亮啦,腰跟背也已經痠啦!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 Audrey's Home

RichardAud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