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是屬於夏天的,但是我們到達時已經是冬天了! 

大熊去年用公司的旅遊補助金換了福華的住宿券,住宿券自從被領來後就這麼一直靜靜地躺在客廳的桌上幾乎快被遺忘了。春天我們去了武陵,接著又在夏初去了日本,朗朗夏日裡我們又忙著參加刺激的溯溪,去關山騎腳踏車兜風,坐船去綠島浮淺,又爬東眼山做森林浴
…..東邊玩玩西邊玩玩,就是一直找不到空檔去那麼遙遠的最南方。當我們在秋末從巴黎盡興地扛著滿滿的歡樂回來時,福華住宿券已經快逾期啦,所以請了一天假和週末兩天湊成一個小連假,愛玩的熊熊二人組終於在2005年底奔向墾丁囉!

如果你以為我們會乖乖直接向福華櫃檯報到,那就太低估熊熊二人組的玩耍胃口啦。第一站,我們來到了台南,這是小熊指定的,府城就是有股莫名的吸引力讓小熊魂牽夢營,從少女時期就幻想有天要嫁到台南去,結果,台南沒住成,卻嫁給了個在台南出生台北長大,號稱台南人的大熊! 


下了交流道,這個台南人開始研究地圖尋找往安平的路。新竹土生土長的小熊雖然早在去年夏天就興沖沖地開著剛買的小橘,載著
Shirley遠征台南逛遍安平吃了旅遊雜誌上推薦的周式蝦捲和安平豆花,味蕾上還殘留著美食的記憶,腦海裡卻遺落了當初是如何按圖索驥找到安平的路了。總之,在台南被迷路的台南人指責記性不好的新竹人還是如願在天黑前再次吃到蝦捲和豆花,還多逛了去年來不及欣賞的古蹟和街道。


天黑時我們進了市區,就在赤崁樓附近,很便宜的房價卻是很乾淨服務又週到的小旅館。安頓好行李,當然還是要手牽手逛街去,武廟就在附近,出發前沒做功課研究的我們只好虔誠地拜拜,然後在旁邊熱鬧的冬瓜茶店點了招牌的冬瓜茶消消暑。信步來到了赤崁樓,隔著入口旁的鐵門裡鄭舉行著小型的演唱節目,夜裡的赤崁樓在燈光照耀下是一派夏日晚間的悠閒,少了斑駁的歷史滄桑,所以我們決定過而不入下次再訪。(其實是因為我們覺得晚上付門票進去太浪費啦)


開著車我們決定去市區的另一邊,車子停在路邊,被大熊牽著的手都快酸了我們才在一個老市場裡找到棺材版的發源地,從小到大聽了好幾次這次終於嚐到了,雖然很獨特,不過沒有想像中好吃,倒是大熊點的意麵甜甜的口感還不難吃哩。


就是要想辦法吃盡台南的美食,我們接下來又去吃了渡小月擔子麵。平常和醫生聯成一氣嚴格叮囑我不能多吃免得孕期增重太多的大熊,今天放寬約束帶著我吃這吃那地,大概是因為自己想吃又怕落得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罪名啦!那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再說哇,馬麻胃口好,肚子裡的小小熊才會長大啊。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 Audrey's Home

RichardAudr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